加药装置 加药装置
 
首页 | 加药装置概念 | 加药装置新闻 | 加药装置知识 | 加药装置厂家 | 加药装置产品 | 加药装置展会 | 加药装置招标 | 加药招聘 | 加药控制 | 加药装置配件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加药装置产品

石灰投加误投尘世

时间:2011-11-13 23:24:02  来源:上海加药装置  作者:龙亚加药装置

2002年6月的最后一天,拉旺村的上空阴云密布,一点风也没有。苦重而炎热的空气也仿佛停滞了下来,使人感觉很憋闷,像被一口大蒸笼罩住了。远天隐隐传来一阵阵低沉生闷的雷声,偶然还伴有一些零碎而仓促的雷电划过。一场大雷雨眼看就要到来了,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只有一两个忙于农活的村民急仓促地往家里赶去。这时刻,刘建国的老婆兰桂芳挺着大肚子病恹恹的躺在床上,她的心情以及外边的天气一样晦暗,瘦削的脸上爬满了焦虑,神情中透着不安。兰桂芳是个粗笨的女孩,没有上过学,设法比较简单,自从她男人被城里的妖精拐跑之后,她就恨透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在她根深蒂固的看法中,男人要是靠得住,母猪也会上树。出于对男人所抱有的成见,兰桂芳极度的希望本身怀上的是女娃崽,可她也知道生男生女其实不是她所能决定的,于是她想用换花草换掉胎儿的性别。换花草是一种长在险峰的藤状植物,根部入药,但根部却大不相同,有横生的,有竖生的,据说横根生女竖根生男。每年只有阴历三月初三才是上山采药的时间,药采回来后还要用其他三种神秘的草药配合熬制,熬制的过程当中药师不可以讲话,否则会失去作用。想到换花草兰桂芳躺不住了,她执拗地相信换花草将会换来她后半辈子的保障,她再也顾不得天气的恶劣,随便披了一件衣裳,拎着一把雨伞就出门了。外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坑坑洼洼的土路上到处都漫流着肮脏的污水,把拉旺村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个"烂泥溏"。兰桂芳一路快步地走着,好几次她的脚踏进水洼里面,污水漫过鞋子浸湿了她的裤腿,她也不去理会,依旧快步地走着,仿佛一停脚就会遭殃似的。

兰桂芳一直走到村子的止境才找到吴婆家。这是一间依山而建的老屋子,破旧而低矮。墙是用泥土筑成的,由于年月久远,墙上出现了一些或者粗或者细的裂缝;瓦是邻村土窑烧制的红瓦,厚厚的实实的,倒是很耐用。大门的油漆早已剥落,露出杉木饱经沧桑的面貌,门楣上用青草系着一把剪刀以及一块圆镜用来斩鬼除妖。兰桂芳把伞收好放在廊檐下,然后推开虚掩的柴门走了进去。吴婆家偌大的堂屋只放了一张桌子,几张矮凳,还设了个神台,供着太上老君、光华大帝以及观世音菩萨的牌位,板壁上下贴了许多求吉祥祛灾祸的神符。石灰打成的地板上满是污迹,墙角四周也花彩似的挂满了灰蓬蓬的蛛网,看得出来平时很少有人打扫。"吴婆,我来买换花草。"吴婆正躺在懒椅上闭目养神,兰桂芳突然说话,她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先请香""请香要下跪三叩头,这些规矩你可是要做的哟。"吴婆的语气十分淡漠,并没有因为生意上门而变得热情。吴婆是拉旺村的神职人员,也是拉旺村唯一的药师,方圆百里只有她有换花草的药方。兰桂芳会意地从口袋里掏出十几张面额都是100的人民币压在神台上,然后拿起神台上的线香,用火柴点燃,双手握住,跪在神台前的蒲团上着实拜了三拜,再插到观世音菩萨的香炉里。吴婆看了看神台上的钱,抿着嘴朝她点了点头,对她的这份虔敬表示赞许,面色也稍为舒缓了一些,没有刚才绷得那末紧。"你是要男药还是要女药?"吴婆问道。"女药。"兰桂芳回应得很是爽性,没有一丝迟疑。吴婆怪怪的看了她一眼,嘴巴嚅动着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默默地转身从神台底下的格档里摸出一包药递给兰桂芳,吴婆已经很多年没有卖出女药了。接过药,兰桂芳不放心地问了一句:"吴婆,这个药是不是一定灵验啊?""我配这个药都几十年了,从来没有听说过不灵验的,除非是孽种。"吴婆点一张票子,蘸一下涎水,忙得连头也不抬。她那张核桃皮状的皱脸除了势利眼之外,没有其他的表情。在一个没有子女,没有家人的六十多岁的孤寡白叟心里,所有的情面加起来都比不上人民币其实。吴婆的话像一层厚厚的猪油突然蒙住了兰桂芳的心,她严重得呼吸都快要停止了,上年在玉米地里与一个生疏人欢爱的情景此刻异常清晰地浮此刻她的眼前。那时她去城里找本身男人回来过日子,男人不但不回,还夹枪带棒地把她赶了出来。她异常气愤,为了报复,在城郊的野地里把本身的肉体出卖了一回,从中得到了一种肮脏的满足。此刻兰桂芳悔得肠子都青了,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她总不能因为怀疑就不要这个娃崽吧。兰桂芳的心田七上八下地纠结着,矛盾着,她一边走一边暗暗计算:如果生的是男娃,她要么用酒溺死他,(拉旺村人认为把烈酒灌进婴儿的肚子里,让他逐步醉死,可以使他回到祖先的地方)要么把他当成女娃来养。反正无论如何不能让拉旺村的乡亲们知道她兰桂芳生的是孽种,不然的话,她没脸活在这个世上。

"祖宗保佑…菩萨保佑…""所有的神、所有的鬼,你们都保佑我、饶恕我吧,让我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女娃吧…"兰桂芳就这样一直默默地祷告着,祈求着,苍白的嘴唇也一直哆嗦着,颤抖着,瘦长的脸颊因为害怕而显得狰狞可怖,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光泽。她几乎不敢俯视本身高高隆起的肚子,那上边暴露着弯弯曲曲的蓝色血管像极了拉旺村以前把不守妇道的女孩沉潭时用的麻绳,恍恍惚惚中她看见本身被塞进一口薄木板钉成的棺材里。"阿芳,别严重,生娃崽没有你想的那样疼,我生你那时,一面生还一面纳鞋底呢。"望着母亲慈爱的面容,两行清泪从她眼窝里涌了下来。这时她感到腹中一阵拳打脚踢,剧烈的痛楚深切骨髓,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震颤、抽搐。她紧咬牙关,双手抓住身下的草席,迎接一阵又一阵撕肝裂胆般的剧痛。她嗅到了一股山羊的膻味,还嗅到了时而浓烈时而淡薄的槐花的香味,一股汹涌的羊水从她的双腿间流了出来。"生了生了,阿芳,快用力呀。"兰桂芳的母亲一边叫嚷着一边慌张地把手伸进兰桂芳的产道,拖出了婴儿的一条腿。兰桂芳惨叫一声,身体猛烈地抽搐,她的上身弓起来,又沉重地倒下去。趁着这机会,兰桂芳的母亲顺利地把婴儿拖出了产道,鲜红的血溅满了她的围裙。她皱着眉头用剪刀剪断了婴儿的胎盘,然后倒提着婴儿,轻轻拍打着他的屁股,一直击倒他发出微弱的哭声才把他放下。兰桂芳一眼看见了婴儿双腿间那个蚕蛹般的小东西,顿时感到一阵天眩地转,扑通一声翻倒在地,脑袋重重地撞到了床沿。"芳啊,你那样了?"兰桂芳的母亲吓得三魂丢了两魂,急忙把婴儿放下,把兰桂芳扶了起来。兰桂芳眼珠直直地瞪着她的母亲,半响都不出声,身子像身体发抖一样抖个不断。任由老母亲百般追问,兰桂芳就是半句话都不说,老母亲急得快哭了,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足足有一刻钟,这个灯光摇晃的瓦房失去了任何生气,两个人都陷入难受以及疾苦之中,连新生的婴儿也似乎察觉到了母亲的难处,屋里静悄悄的,只听得见锅台后面那只老黄猫的呼噜声。不知过了多久,兰桂芳终于平静下来,哽哽咽咽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完完整整地告诉本身的老母亲,老母亲听完一会儿瘫在床边,不断用围裙擦着眼睛,无声地啜泣。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首页 | 关于加药装置网 | 自动加药 | 磷酸盐加药装置 | 絮凝剂加药装置 | PAC加药装置 | 水处理加药装置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2010 加药装置 jiayaozhuang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89770号-6